<b id="jpl4k"><form id="jpl4k"></form></b>
        <b id="jpl4k"><form id="jpl4k"><del id="jpl4k"></del></form></b>
      1. <tt id="jpl4k"><noscript id="jpl4k"></noscript></tt>
        <rt id="jpl4k"><optgroup id="jpl4k"></optgroup></rt>
      2. 漢明資訊RESEARCH
        聯系我們/CONTACT

        客服熱線:
        020-66319977

        公司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珠江東路30號廣州銀行大廈1202

        中科云網實控人自曝與董事長反目始末:曾是多年好友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時間:2017-02-09     【字體:

                 一紙公告,讓當下中科云網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2306.SZ,以下簡稱“中科云網”)實際控制人孟凱和現任董事長王禹皓的矛盾再度激化。

          “他們做的都是違規的事,法律意見書也是違規的。現在他掌握了公告的權力,發公告只發對他有利的,預計過不了幾天就會被立案。”2月7日晚間,孟凱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回應稱:中科云網召開職工大會罷免職工監事艾東風的程序并不合規,自己當時聘請安保人員進入公司是因為年前公司提前放假,董秘辦在交易日內無核心人員值班,為防止公司財產損失,自己才做出上述舉動。

          隨著2016年年報披露日的臨近,橫亙在中科云網和董事陳繼及其關聯企業之間的那筆3千萬元的債權,將成為中科云網是否會被“戴帽”的關鍵。“陳繼進入接收公司債權時,王禹皓是完全知情的,如今其反口,肯定極大損害公司利益。”孟凱表示,自己將繼續用合法手段逼退王禹皓。

          不過,2月8日,中科云網董秘榮春獻對媒體回應稱,其所有披露內容均合法合規,而王禹皓也通過媒體回應稱,其既不知悉陳繼和孟凱之間的協議,也未承諾增補兩名上海高湘提名的董事。但在孟凱出具的一份協調還款事宜的微信群聊天記錄截圖顯示,中科云網審計總監呂戟參與協調相關文件的起草和蓋章事宜。孟凱介紹,呂戟是直接向王禹皓匯報的。在孟凱出示的另一份被指為王禹皓微信名為皓月當空的微信好友的截圖內容顯示,2016年10月24日,皓月當空提出要辭去董事長兼總裁職務。孟凱表示,為了確保王禹皓退出的利益,其還被要求跟王禹皓之間簽署一份補充協議。

          針對孟凱的上述表述,本報記者多次聯系王禹皓本人,但截至發稿時尚未與之取得聯系。

          “不明身份人員撬門強行進入公司”事件

          掀起媒體更廣泛關注的事件,是2017年春節前安保人員進駐公司的事情。

          對此,孟凱解釋:“今年1月23日,我發函給公司監事會,提請監事會召開2017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1月24日,三位監事前往公司開會,并希望董秘榮春獻能列席會議,但公司竟已提前放假,董事長、董秘和證代均已回老家過年。當時還處在交易日,董秘辦無人值班,嚴重違反規定。”

          孟凱表示,當時公司僅剩一位普通員工值班,且奉命不讓監事會進入公司開工作會議。有鑒于此,其考慮到王禹皓和榮春獻等人并未持有公司股份,對公司安保無必然責任,因此,其聘請安保人員對公司前后門加鎖,并對公司財產加強保護,而在此過程中,自己并未阻止任何中科云網員工進入公司正常辦公,除非進入人員無法證明其為公司員工身份。

          中科云網通過媒體正式回應認為,公司的資產不是大股東的資產,孟凱無權直接管理甚至接收公司財產,也無權聘請安保人員進行所謂的維護上市公司財產不受損失的行為;孟凱僅持有公司22.7%股份,其意見并不能代表大部分股東的意見。中科云網強調,如相關郵件確為孟凱發出,且陳述屬實,公司有權追究孟凱擾亂公司正常經營的法律責任。

          另一方面,孟凱認為更換職工監事也并不合規。中科云網2月8日公告中披露,關于罷免職工監事艾東風的2017年第一次職工大會會議中,參會人員達到35人,符合法定程序。但在孟凱出具的一份蓋有中科云網抬頭的文件中,2月5日的第一次職工大會,簽到表到會職工簽字人數為23人。孟凱認為,憑借他手中掌握的材料,王青昱擔任新任監事并不合法合規。

          1億元的勞務費

          孟凱和王禹皓曾是一對相識多年的好友。彼時的孟凱,身陷債務危機,被視為擅長做重組的王禹皓被孟凱看做自己和公司的“救命稻草”。

          2015年10月10日,*ST云網發布2015年第62次風險提示公告(以下簡稱公告),公告內容中透露,“公司實際控制人孟凱先生自2014年‘十一’長假后至今境外未歸,目前尚無明確回國意向。”至此,背負著龐大債務和證監會立案調查的孟凱消失在公眾視野之外。

          孟凱將國內的一切交給了王禹皓。“當時我背負的債務大概有十幾億元,其中包括公司債務和個人債務。”孟凱介紹,為了挽救公司和自己,他和王禹皓約定,王禹皓將為其解決上述公司和個人全部債務十幾億元后,且待全部債務解決完畢后,孟凱需向王禹皓支付1億元勞務費。

          雙方協商一致將協議敲定后,孟凱“出走”國外,而王禹皓則出任中科云網董事長,全面負責公司的轉型和重組事宜。

          “但到了2015年12月31日,王禹皓只解決了公司債務4.3億元,但我個人背負的10億元左右的債務沒有解決。”孟凱說,此后,王禹皓曾介紹三家資金方與孟凱簽約,但簽約后沒有一家付一分錢。

          對此,王禹皓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透露,其幫助解決了公司債務。但針對孟凱個人債務問題及相關勞務費約定等,記者尚未聯系到王禹皓本人予以確認。

          陸鎮林、陳繼隨后介入

          4.3億元的公司債務是由王禹皓引進岳陽市中湘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陸鎮林解決的。孟凱出具的一份不完整的其與陸鎮林簽訂的的《居間協議》顯示,陸鎮林擔任居間人,尋求第三方為孟凱借款8.5億元,用于孟凱及中科云網解決債務危機,其中,孟凱將其持有的1.78億股中科云網股票作為質押。為此,孟凱需向陸鎮林支付7千萬元居間費用。

          “雙方約定,必須是合同8.5億元資金到位后,才予以支付這筆7千萬元的居間費用。”孟凱表示,但實際上,陸鎮林只解決了4.3億元,因此,其并未向陸鎮林支付居間費用。

          據悉,陸鎮林已經將孟凱告上岳陽市中院,索取7000萬居間費。相關詳情還需等待法院裁決。

          而在公司債務解決了的同時,孟凱還背負著10億元左右的個人債務。此后,王禹皓并沒有再給孟凱帶來合適的承接孟凱個人債務的“接盤者”。中信證券(16.5200.000.00%)已著手拍賣其所持有的中科云網股票,上市公司控股權面臨易主的危險。

          孟凱稱,2013年12月18日及2014年1月6日,自己與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將自己所持有的1.8156億股股票質押,向“中信證券-華夏銀行(11.4200.000.00%)定向資產管理計劃”融資4.796億元,回購年利率為7.5%。但因孟凱無法按期回購,中信證券將孟凱告上法庭,并進入強制執行階段,其股票面臨被拍賣的境地,而如拍賣成功,中科云網的實際控制人將易主。

          無奈之下,孟凱找來同樣擅長于做企業重組的律師陳繼,除向陳繼借款并與其合作解決自己及中科云網公司債務外,雙方還將合作重組中科云網。

          根據孟凱出示的與陳繼簽署的《合作框架協議》,孟凱向陳繼及其關聯企業融資6.2億元,并以陳繼關聯企業上海高湘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名義受讓中信證券-華夏銀行定向資產管理計劃的債權,雙方約定在2016年10月30日前支付債權轉讓款。

          此外,在此后的2年回購期內,雙方將簽署一致行動人協議,孟凱授權陳繼代理其在上市公司的相關權益。

          “除了上述文字協議外,為避免信披,我和陳繼還約定,待陳繼接收債務后,他將進入中科云網董事會并出任董事長。”孟凱還表示,協議敲定后,2016年9月23日,雙方正式簽約,此后,自9月30日起,陳繼及其關聯企業分12筆,分別向中科云網旗下子公司及孟凱本人支付了共計3260萬元人民幣及400萬港幣的款項。

          而在2016年11月11日,中科云網召開2016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選舉陳繼和黃婧為公司第三屆董事會董事。

          但針對這一切,王禹皓對外稱其并不知情。而孟凱則表示,陳繼的進入和后續的債務承接都是在王禹皓知情并同意的情況下決定并執行的。

          孟凱出具的自己與名為“皓月當空”的微信好友的微信截圖內容顯示,在2016年10月24日,皓月當空表示“由于個人原因提出:辭去董事長兼總裁職務!請盡快安排人接手!”并讓其把一份“補充協議”簽好。而孟凱的回復則稱,“人家把債權接了,也就是這段時間的事情了!”對此,孟凱解釋,皓月當空正是王禹皓,而這段對話也是發生在王禹皓針對陳繼進入后的所有情況知情的情況下發生的。

          孟凱還出示了另一份微信群聊天記錄,其中,一位標為“中科呂戟”的人士在聊天記錄中參與了當時陳繼與孟凱中科云網方面簽約的事宜,并代為起草相關文件,孟凱表示,呂戟是直接向王禹皓匯報的下屬人員,擔任中科云網的審計總監。

          而陳繼也表示,當時的協議是當著王禹皓的面簽署的。

          “王禹皓現在仍然不愿意離開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他還沒有拿到勞務費。”孟凱表示,但其并沒有按約為自己解決所有的債務,所以自己無法支付,“他希望借陳繼事件逼我要錢。”

          目前,本報記者尚未聯系上王禹皓求證上述事宜,如今王禹皓公開的最新說法中也僅否認自己并不知情孟凱和陳繼之間協議的事情。而僵持局面下,中科云網面臨被戴帽的危險,孟凱表示:“為了保住公司,我將繼續通過合法手段逼走王禹皓。”


               記者:陳紅霞

               來源網址: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7-02-09/doc-ifyafqxp6256698.shtml 


        夜夜澡人摸人人添 网站地图